<i id="ztbtb"><menuitem id="ztbtb"></menuitem></i>
<noframes id="ztbtb">
<noframes id="ztbtb"><form id="ztbtb"><th id="ztbtb"></th></form>
<noframes id="ztbtb"><form id="ztbtb"><th id="ztbtb"></th></form><noframes id="ztbtb"><noframes id="ztbtb"><form id="ztbtb"><nobr id="ztbtb"></nobr></form>

        <address id="ztbtb"><address id="ztbtb"><nobr id="ztbtb"></nobr></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ztbtb"><address id="ztbtb"><listing id="ztbtb"></listing></address>

             
            金權法律咨詢服務
            Tel:0513-xxxxxxxx
            內容詳情

            全國人大:交警無權查閱或者復制交通事故當事人通信記錄

            通信自由及通信秘密權是公民的基本憲法權利。

            0.00
            0.00
              

            通信自由及通信秘密權是公民的基本憲法權利。

            2011年11月24日,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甘肅省道路交通安全條例》時,鮮有人關注到其中的一項規定:因調查交通事故案件需要,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可以查閱或者復制交通事故當事人通信記錄,有關單位應當及時、如實、無償提供,不得偽造、隱匿、轉移、銷毀。

             

            兩年之后,同樣的規定,一字無差地出現在了《內蒙古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辦法》中。

             

            公安系統內人士向南都記者表示,開車時打電話是導致交通事故的罪魁禍首之一,相關法規也對駕駛機動車接打手機的行為明令禁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的規定,駕駛機動車不得有下列行為:撥打接聽手持電話、觀看電視等妨礙安全駕駛的行為。違者扣2分處警告或20元以上200元以下罰款。發生交通事故后,警方調查時如發現司機可能有開車打電話的行為,通信記錄就相當于是不容抵賴的“鐵證”。此外,在一些交通事故中,調取通信記錄,則能夠讓警方了解司機一些行動軌跡等更多信息線索。

             

            但這樣司空見慣的事,似乎也是順理成章的事,竟然被全國人大叫停了。

             

            2019年12月25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審議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關于2019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的報告》中提到:有的地方性法規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調查交通事故時可以查閱、復制當事人通訊記錄。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審查認為,該規定不符合保護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的原則和精神;對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保護的例外只能是在特定情形下由法律作出規定,有關地方性法規所作的規定已超越立法權限。經向制定機關指出后,有關規定已經修改。

             

            原來,地方立法也有錯的時候,也是有要不能任性??!

             

            更重要的是警察查看手機通信記錄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政治權利,這個罪名可就大了。

             

            憲法上的公民通信自由及通信秘密權到底保護范圍有多大,向來在我們法學界是個有爭議的話題。

             

            湖南省益陽市南縣人民法院在執行一起行政訴訟案件時,因南縣移動通信營業部拒絕提供基本通信用戶的電話詳單而對該營業部處以3萬元罰款。2003年11月6日,湖南移動通信有限責任公司以湖南移動法務【2003】443號文件,請求湖南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委員會就人民法院是否有權檢查移動通信用戶通信資料作出法律解答。

             

            湖南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委員會經研究認為:

             

            1、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是憲法賦予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該項權利的限制僅限于憲法明文規定的特定情形,即因國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對通信進行檢查。

             

            2、移動用戶通信資料中的通話詳單清楚地反映了一個人的通話對象、通話時間、通話規律等大量個人隱私和秘密,是通信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應屬于憲法保護的通信秘密范疇。

             

            3、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該條指舊法,2017修正為第六十七條)規定調查取證,應符合憲法的上述規定,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

             

            應當說,湖南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委員會的觀點是明確的。

             

            但因所請示的問題超出該委權限范圍,且此類糾紛較多,該委以(湘人法工函【2003】23號)《關于如何理解憲法第四十條、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電信條例第六十六條規定的請示》特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予以解釋。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關于如何理解憲法第四十條、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電信條例第六十六條問題的交換意見》(法工辦復字【2004】3號)明確答復湖南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委員會:

             

            你委2003年11月25日(湘人法工函【2003】23號)來函收悉。經研究,同意你們來函提出的意見。

             

            二〇〇四年四月九日

             

            對這種觀點,在《法制日報》甫登時,當時在法院工作的我還曾持不同意見,這不是對人民法院調查權力的限制嗎?電話咨詢過《人民法院案例選》的優秀編輯楊洪逵先生(語出2018年4月13日人民法院報“法研所召開《人民法院案例選》編輯工作會議”一文),聽了我的困惑,楊先生沒有給予正面回答,他只是說,許多事可能要從長計議?,F在看來,15年過去了,這個問題還沒有解釋清楚。法律,有時就這樣無奈。

             

            這個答復已經過去15年了,許多人包括我們法律人或許已經忘記了,但我們應當知道,憲法上公民享有通信自由及通信秘密權?!度珖嗣翊泶髸瘴瘑T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關于2019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的報告》這次再次重申了這一觀點:憲法和法律至上。其實,這是一次對地方法規的憲法合法性審查。在這個意義上,憲法權利是公民的基本政治權利。

             

            劃重點:通信自由及通信秘密權是公民的基本憲法權利。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