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ztbtb"><menuitem id="ztbtb"></menuitem></i>
<noframes id="ztbtb">
<noframes id="ztbtb"><form id="ztbtb"><th id="ztbtb"></th></form>
<noframes id="ztbtb"><form id="ztbtb"><th id="ztbtb"></th></form><noframes id="ztbtb"><noframes id="ztbtb"><form id="ztbtb"><nobr id="ztbtb"></nobr></form>

        <address id="ztbtb"><address id="ztbtb"><nobr id="ztbtb"></nobr></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ztbtb"><address id="ztbtb"><listing id="ztbtb"></listing></address>

             
            內容詳情
            金權法律咨詢服務
            Tel:0513-xxxxxxxx
            ?最高院:?債權人在債務人注銷后仍向其催收債權的,是否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效果
            來源: | 作者:金權法務 | 發布時間: 2022-01-05 | 131 次瀏覽 | 分享到:
            來源 | 民事審判

            【裁判要旨】債務人被注銷后即不再具有民事權利能力,但在債權人對債務人被注銷這一事實不知情的情況下,仍向該債務人催收債權,也并無不當,仍可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效果。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1)最高法民終698號


            上訴人(一審原告):遼寧信達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和平北大街68號。

            法定代表人:初愛國,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龍江,該公司職工。

            上訴人(一審被告):本溪(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遼寧省本溪市平山區人民路16號。

            法定代表人:楊成廣,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梁晨,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吳茵,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被告:本溪市人民政府。住所地:遼寧省本溪市沈本新城楓葉路188-1號。
            法定代表人:吳世民,該市市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郭巖松,本溪市司法局公職律師。

            一審被告:本溪市審計局。住所地:遼寧省本溪市平山區鐵路街3號。

            法定代表人:崔保民,該局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鄒新鵬,該局工作人員。

            一審被告:遼寧北方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本溪市平山區南興路134號。

            法定代表人:李海波,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梁晨,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吳茵,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遼寧信達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遼寧信達)與上訴人本溪(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本鋼集團)、一審被告本溪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本溪市政府)、本溪市審計局、遼寧北方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煤化工)金融不良債權追償糾紛一案,本院曾作出(2015)民二終字第250號民事裁定,撤銷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遼寧高院)(2013)遼民二初字第00014號民事判決,將本案發回遼寧高院重審。遼寧高院作出(2016)遼民初32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一審判決)后,遼寧信達與本鋼集團不服該一審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21年6月9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遼寧信達的法定代表人初愛國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龍江,本鋼集團及北方煤化工共同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梁晨、吳茵,本溪市政府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郭巖松,本溪市審計局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鄒新鵬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遼寧信達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請求依法改判本鋼集團在49505574元范圍內給付遼寧信達兩筆本金分別為800萬元及454.6萬元的債權本息,并由本鋼集團負擔一、二審訴訟費用。主要事實和理由:(一)案涉500萬元債權未過訴訟時效。1996年7月12日,中國建設銀行本溪彩屯支行(以下簡稱彩屯支行)與本溪聯合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化公司)簽訂的《貸款合同補充協議》約定原借款合同繼續有效后,案涉500萬元債權訴訟時效期間應于該日重新起算,至1998年7月11日屆滿。彩屯支行于1996年期間曾以聯化公司、本溪化肥廠為被告向遼寧省本溪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本溪中院)提起訴訟,該筆債權的訴訟時效應于起訴時發生中斷,自本溪中院1998年11月27日作出本法(1996)經初字第576號民事裁定時重新起算。雖然該民事裁定的內容為彩屯支行未在規定期限內交納訴訟費,該案按自動撤訴處理,其未反映案件的審理經過,但應認定本溪中院已將起訴狀送達債務人,從而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法律效果。此后彩屯支行上級銀行中國建設銀行本溪分行(以下簡稱建行本溪分行)、債權受讓人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沈陽辦事處(以下簡稱信達沈陽辦事處)、遼寧信達分別先后以公證送達、公告、訴訟等方式積極主張債務,故該筆債權至今未過訴訟時效。(二)一審判決判令本鋼集團僅在3600萬元范圍內對聯化公司的債務承擔出資不實的民事責任不當?!蛾P于組建聯化公司的協議》明確約定聯化公司注冊資本為1億元,由本溪化工礦業總廠(以下簡稱礦業總廠)與本溪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焦化廠(以下簡稱本鋼焦化廠)各負擔投資總額的50%,《本溪聯合化工有限公司章程》(以下簡稱聯化公司《章程》)第十一條亦規定聯合期間公司不得減少注冊資本數額。雖然聯化公司于1996年5月2日將注冊資本變更登記為7200萬元,但該行為屬于擅自變更或修改公司章程的違法行為,系無效民事法律行為,自始沒有法律約束力,故本鋼集團因出資不實承擔民事責任的范圍應仍以1億元的50%即5000萬元為限。

            針對遼寧信達的上訴,本鋼集團辯稱:(一)一審判決認定500萬元債權已過訴訟時效正確。彩屯支行提起訴訟的本溪中院本法(1996)經初字第576號案件因未交納訴訟費被按自動撤訴處理,遼寧信達未提供證據證明彩屯支行的起訴狀已經送達聯化公司,故該起訴不能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法律效果。(二)一審判決認定本鋼集團承擔出資不實的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聯化公司設立時性質為全民所有制企業,依據當時的法律法規,全民所有制企業的財產屬于全民所有,本鋼焦化廠不享有聯化公司的“所有權”或“股權”,故不存在承擔股東出資不實責任的問題。此外當時并無法律規定法定資本制,聯化公司于1996年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進行了改制,《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等相關規定只要求公司以上年末資產負債表驗資的結果為準確定注冊資本,并未要求股東另行補足公司成立時的注冊資本,故本鋼焦化廠無需承擔繳足聯化公司1992年成立時的注冊資本的義務,本鋼集團也不應承擔出資不實的責任。


            本鋼集團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遼寧信達的全部訴訟請求,并由遼寧信達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主要事實和理由:(一)案涉800萬元債權已過訴訟時效。遼寧高院(2007)遼民三初字第9號民事裁定已確認本溪聯合化工有限公司善后管理辦公室(以下簡稱聯化公司善后辦)于2003年7月22日向信達沈陽辦事處送達一封內容為派工作人員前往信達沈陽辦事處了解債權轉讓情況并告知聯化公司已經注銷事實的介紹信,故信達沈陽辦事處當時已明確知悉聯化公司注銷的事實,其在2005年7月4日仍向沒有民事權利能力的聯化公司主張債權的行為,不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法律效果。至2007年遼寧信達提起訴訟時,該筆債權已過訴訟時效。(二)即使案涉800萬元債權未過訴訟時效,聯化公司已償還借款370萬元,一審判決未對債權本金進行相應扣減,事實認定不清。聯化公司存續期間對外僅有三筆借款,除本案800萬元及500萬元兩筆借款外,還有一筆向中國建設銀行本溪明山支行(以下簡稱明山支行)借入的3000萬元借款。本案500萬元借款債務系1996年7月12日彩屯支行與聯化公司簽訂《貸款合同補充協議》后才由聯化公司承擔,且另案生效判決已確認至2001年時聯化公司尚未償還欠明山支行的3000萬元借款,故通過排除法可以證明聯化公司于1992年12月26日轉出的370萬元款項系償還案涉800萬元借款。雖然該筆款項的轉賬支票存根載明的收款人為“市建行平山支行”而非原債權人彩屯支行,但二者均屬于中國建設銀行的下屬機構,因此彩屯支行有能力證明該370萬元還款所依據的合同,作為彩屯支行債權的承繼人,遼寧信達有義務證明該370萬元款項系償還案涉800萬元借款以外的其他債務。(三)一審判決認定本鋼集團承擔出資不實的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理由同于前述答辯意見,此次不贅。


            針對本鋼集團的上訴,遼寧信達辯稱:(一)僅憑聯化公司善后辦出具的介紹信,無法證明該介紹信當時已送達信達沈陽辦事處。事實上遼寧信達于2007年起訴聯化公司時才得知聯化公司注銷的事實并拿到介紹信。(二)本鋼集團負有證明370萬元轉賬系償還案涉800萬元借款的義務。其辯稱聯化公司存續期間僅發生三筆借款無事實依據,鑒于其提供的兩份轉賬憑證的收款人均非原債權人彩屯支行,可以認定該筆轉賬與本案無關。(三)雖然聯化公司設立時法律未對股東出資不實的責任作出明確規定,但參照誠實信用原則以及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企業開辦的其他企業被撤銷或者歇業后民事責任承擔問題的批復》中“如果該企業被撤銷或者歇業后,其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開辦企業應當在該企業實際投入的自有資金與注冊資金差額范圍內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定,本鋼集團理應承擔出資不實的民事責任。此外彩屯支行發放貸款系基于對聯化公司變更登記前的工商執照及驗資報告的信賴,故本鋼集團應在聯化公司變更登記前確立的注冊資本范圍內承擔責任。


            北方煤化工、本溪市政府及本溪市審計局均陳述稱,認可一審判決。


            遼寧信達向遼寧高院起訴,請求:1.判令本溪市政府在2006年12月21日批準劃轉的資產范圍內對聯化公司貸款本息承擔償還責任;2.判令本鋼集團在出資不實的5000萬元范圍內對貸款本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3.判令北方煤化工在擔保范圍內對貸款本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4.判令本溪市審計局在接收本溪審計師事務所資產范圍內承擔清償責任;5.由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上述請求中,貸款本金為1300萬元,利息從借款之日到2006年9月20日,按照合同約定的利率共計4200萬元。


            遼寧高院查明:1992年12月20日,彩屯支行與聯化公司簽訂(92年)第01號《借款合同》,約定聯化公司從彩屯支行借款800萬元,借款期限為7年,從1992年12月24日起至1999年12月24日止,利率為月息7.05‰,按季結息,逾期加收20%利息;在合同有效期內,若國家利率調整,從調整之日起,彩屯支行即按調整后的貸款利率計算貸款利息。本溪化肥廠在擔保單位處蓋章并由負責人簽字。合同簽訂后,彩屯支行依約發放了貸款。1993年,彩屯支行兩次向聯化公司發出調整利率通知書,將貸款利率由月息7.05‰先后調整為9.375‰、9.15‰。


            1992年12月28日,彩屯支行與本溪化工新區公用工程公司(以下簡稱工程公司)簽訂(92年)第01號《借款合同》,約定借給工程公司500萬元,借款期限2年,貸款利息為年息9.08%,按季結息,逾期加收20%利息;在合同有效期內,若國家利率調整,從調整之日起,彩屯支行即按調整后的貸款利率計算貸款利息。本溪化肥廠在擔保單位處蓋章并由負責人簽字。合同簽訂后,彩屯支行依約發放了貸款。在該《借款合同》的落款處,還有如下書寫內容:“注,工程公司,市政府3月12日決定撤銷,引水工程合并給聯化公司,因此這筆貸款也同時移交聯化公司負責償還?!睒俗⑷掌跒?993年7月24日。聯化公司在此頁加蓋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名章。1992年12月30日,工程公司以特種轉賬向收款人彩屯支行投資信貸科付出45.4萬元,轉賬原因“扣貸款利息準備金”。1993年,彩屯支行也先后向聯化公司發出利率調整通知書,將原月息從7.5‰先后調整為月9‰、10.2‰。1996年7月12日,聯化公司與彩屯支行簽訂《貸款合同補充協議》,約定該筆貸款于1994年12月20日已到期,截止到1996年6月20日欠貸款本金500萬元,利息1655771.61元。經借貸雙方協商同意,原借款合同繼續有效。


            1996年期間,彩屯支行以聯化公司、本溪化肥廠為被告向本溪中院提起訴訟。1998年11月27日,本溪中院以彩屯支行未在規定的期限內繳納訴訟費為由,作出本法(1996)經初字第576號民事裁定,裁定該案按自動撤訴處理。


            1999年9月21日,彩屯支行與信達沈陽辦事處簽訂《債權轉讓協議》,約定:彩屯支行將借款人聯化公司截止1999年9月20日的貸款債權本金1300萬元、表內應收利息4110338.58元(其中:已核銷應收利息1992300.93元)轉讓給信達沈陽辦事處,并附截至1999年9月21日的《轉讓債權清單》,記載合同編號、合同金額、本金、轉讓債權本金、應收利息、表外催收利息、掛帳利息等情況。1999年12月9日彩屯支行在向聯化公司出具的《債權轉讓通知》中寫明:“現將我行所擁有的2份合同項下的貸款本金和應收利息債權依法轉讓給信達沈陽辦事處,與轉讓債權相關的催收利息和掛帳利息我行也全部委托信達沈陽辦事處管理。貴單位應向信達沈陽辦事處履行上述合同項下的全部義務,原合同內容不變。截至1999年9月20日(含該日)我行所擁有上述合同項下的貸款債權本金1300萬元,利息余額11960082.13元,合計債權余額24960082.13元。請速償還給信達沈陽辦事處?!痹摗秱鶛噢D讓通知》中所列的明細表載明:合同編號JG(92)01號,合同起止時間:92.12.14-99.12.24,合同金額:800萬,本金余額800萬,應收利息4110338.58元,催收利息2655138.56元;合同編號JD(92)01號,合同起止時間:92.12.28-94.12.20,合同金額500萬元,本金余額500萬元,應收利息空白,催收利息5194604.99元。1999年12月13日,彩屯支行的上級銀行建行本溪分行以公證送達的方式,將此次債權轉讓所涉及的《債權數額核對單》《債權轉讓通知》送達給聯化公司。


            2001年7月27日,中國建設銀行遼寧省分行、信達沈陽辦事處在遼寧日報上聯合發布債權轉讓公告,就包括本案兩筆債權在內的債權轉讓及催收事項進行公告,要求自公告發布之日起,聯化公司、本溪化肥廠應立即向信達沈陽辦事處履行合同義務,償還所欠的本金及利息。2003年7月14日、2005年7月4日信達沈陽辦事處又分別在遼寧日報、遼寧法制報發布了催收公告,向聯化公司、本溪化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本溪化肥廠)進行了催收。


            2006年10月30日,信達沈陽辦事處與遼寧信達簽訂《債權轉讓合同》,約定信達沈陽辦事處將《標的債權明細》(附件一)所列示的債權轉讓給遼寧信達,《標的債權明細》中列明有關本案的兩筆債權本金共計1300萬元,利息42485546.31元?!秱鶛噢D讓合同》還對主債權及標的債權的含義進行了定義。遼寧信達在第9.2.5.2條款還特別承諾:同意并保證,如果標的債權中存在能夠追究中國各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任何法律責任的權利,遼寧信達承諾放棄并承諾在其與后手簽署的協議中要求后手也放棄該等權利,并不以任何方式向中國各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追究任何法律責任,同時保證不對外披露及做出有損于中國外債償還信譽的行為。該債權轉讓合同還約定,權利自受讓方交付完畢轉讓款之日轉移。2006年10月27日,遼寧信達支付完畢全部債權轉讓款。2007年1月24日,信達沈陽辦事處在遼寧法制報上發布債權轉讓及催收公告,對聯化公司及其擔保人本溪化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本溪化肥廠)進行催收。


            2007年2月26日,遼寧信達以聯化公司善后辦、本鋼集團、本溪市審計局為被告,向遼寧高院提起訴訟,請求聯化公司善后辦給付借款本息5200萬元,本鋼集團在出資不到位的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本溪市審計局在接收財產的范圍內對聯化公司善后辦、本鋼集團給付不足的部分承擔賠償責任。遼寧高院于2011年1月5日作出(2007)遼民三初字第9號民事裁定,認為聯化公司善后辦系由聯化公司的主管部門為追討原聯化公司的債權而成立的既無固定辦公地點和相應的財產,也沒有依法備案或注冊的內設機構,不具有獨立的主體資格,亦與聯化公司無債務承繼關系,不能成為遼寧信達追索債權的相對人,故聯化公司善后辦不是適格被告。因聯化公司善后辦并非該案的責任主體,遼寧信達要求本鋼集團和本溪市審計局對善后辦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裁定駁回了遼寧信達的起訴。


            另查明:聯化公司系本溪化工礦業總廠(以下簡稱礦業總廠)與本鋼焦化廠(本鋼焦化廠系本溪鋼鐵公司1989年設立的分支機構,后本溪鋼鐵公司改名為本鋼集團)于1992年3月4日協議設立。雙方達成《關于組建聯化公司的協議》,約定:聯化公司為全民性質的聯合企業,本溪市化學工業局對該公司實行行業管理。建設資金按照統貸統還的原則由聯化公司向銀行申請貸款或向外省市拆借,貸款本息歸還由成立后的聯化公司承擔。投資額在一億元人民幣之內,雙方各負擔投資總額的50%,并由雙方上級主管部門或經濟實體單位負責經濟擔保,擔保期不能低于聯合期。市政府同意實行以稅還貸的優惠政策(其中包括產增營稅、所得稅),還貸完畢應依法交納。本溪市化學工業局作為甲方擔保單位、本溪鋼鐵公司作為乙方擔保單位在協議上蓋章,本溪市政府亦在協議上蓋章。


            聯化公司《章程》第四條規定:公司為有限責任公司。第九條規定:公司的投資總額為一億四千萬元。注冊資本為一億元人民幣。第十條規定:公司建設資金按統貸統還的原則由公司申請貸款或向外省、市拆借。雙方各負擔投資總額的50%,并由雙方上級主管部門或經濟實體單位負責經濟擔保,擔保期不低于聯合期。第十一條規定:聯合期間,公司不得減少注冊資本數額。


            1992年5月9日,聯化公司填報的《企業驗資認證表》載明,聯化公司企業主管部門為本溪市政府經委,企業經濟性質為全民(聯合),投資單位為礦業總廠、本鋼焦化廠,投資總額1億元,流動資金2000萬元,固定資金8000萬元,投資來源為貸款(空額)。礦業總廠、本鋼焦化廠及聯化公司均加蓋公章。1992年5月13日,本溪審計師事務所出具《新辦(籌辦)企業注冊資金公證表》(以下簡稱《公證表》)。審計公證意見處寫明:聯化公司是由本鋼焦化廠與礦業總廠聯合籌辦的,注冊資金1億元。經審查資金來源:由聯合雙方共同投資1億元,其中固定資金8000萬元,流動資金2000萬元。以上資金屬實。該《公證表》最下端寫明:新辦企業在銀行開戶后,投資單位必須按公證款撥付資金。1992年5月13日,本溪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為聯化公司登記并頒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注冊資金為1億元,經濟性質為“全民所有制與全民所有制聯營”。


            1996年4月30日,本溪會計師事務所為本溪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本會內驗字(96)第86號驗資證明書,對聯化公司的投資人出資情況進行驗資,并查證全部資金均已到位,符合國家法律法規有關規定。其出資總額為7200萬元,其中固定資產5700萬元,沒有辦理財產轉移手續;流動資金1500萬元,已經存入臨時帳戶。1996年5月2日,聯化公司申請換照,1996年6月12日,本溪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聯化公司重新發照,注冊資本調整為7200萬元,企業類型為非國有獨資有限責任公司。


            1998年,本溪華夏(集團)有限公司因工程欠款糾紛,以聯化公司、本鋼焦化廠、本溪審計師事務所為被告,向本溪中院提起訴訟。本溪中院作出的(1998)本民初字第71號民事判決認定:1992年5月13日,本溪審計師事務所出具《公證表》,對聯化公司的資金來源進行審查認定:由聯合雙方共同投資1億元,其中固定資金8000萬元,流動資金2000萬元,資金屬實。實際上礦業總廠和本鋼焦化廠均未投資,僅由聯化公司自行貸款3800萬元。該院認為,本鋼焦化廠與礦業總廠作為開辦企業,未按協議約定投入資金,致使聯化公司無法進行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對聯化公司所欠外債應按各自約定的投資比例承擔連帶責任。鑒于礦業總廠現已破產的事實,應由本鋼焦化廠承擔百分之五十的連帶責任。本溪審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資報告不實,亦應按照有關的法律規定,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因此,該筆債務由聯化公司、本鋼焦化廠先負責清償,不足部分由本溪審計師事務所負責繼續清償。


            2001年1月8日,聯化公司股東會決定解散公司,成立清算組。2001年3月10日,本溪德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德信事務所)作出本德信會計內審字第[2001]第131號《關于聯化公司清算審計報告》,該審計報告載明:聯化公司是1991年經市政府批準立項,完全用銀行貸款籌建的股份公司……根據各會計賬戶1995年年末余額匯總,資金總額62302087.42元,負債總額亦為62302087.42元。據此,聯化公司同日作出資產清算處理決定,主要內容是:聯化公司負債率100%。因其資產都是各銀行貸款形成的,其資產變現部分償還銀行。不能清償的銀行貸款由銀行以呆死帳款核銷。2001年6月20日,本溪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聯化公司注銷登記。


            2003年3月13日,本溪市經貿委作為聯化公司的主管部門,向本溪市政府作出本經貿發[2003]45號《關于對原聯化公司債權進行清收有關問題的請示》,成立聯化公司善后辦,負責聯化公司各項債權和應收款項的追索。


            2006年12月21日,本溪市工業加工區籌備工作組作出《關于利用原本溪“聯化”閑置土地加快東風湖工業加工區項目建設的報告》(本工籌發[2006]18號),其上載明“將‘聯化’168畝國有劃撥土地等資產成建制劃轉溪湖區政府?!上^政府按有關政策規定,處置‘聯化’閑置土地……出售地價由市政府確定。土地出售資金首先用于解決‘聯化’從1992年至今拖欠職工的養老和醫療‘兩險’以及職工達到法定退休年齡需躉交的‘兩險’等費用。出售土地剩余資金,主要用于市工業加工區建設?!北鞠姓I導在《請示報告意見承辦單》(本政辦請[2006]1685號)上簽字同意。


            遼寧高院認為:案涉金融債權先后經歷兩次轉讓,其債權轉讓行為以及所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合同均是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為有效。雖然信達沈陽辦事處與遼寧信達于2006年10月30日簽訂《債權轉讓合同》時聯化公司已經注銷,但并無證據顯示聯化公司對案涉兩筆債權進行了處置并得到當時的債權受讓人信達沈陽辦事處的認可,也無證據顯示信達沈陽辦事處參與了處置過程,因此其對聯化公司的兩筆債權不因聯化公司注銷而當然喪失。聯化公司本應依約償還債權人借款本金及利息,因其已于2001年6月20日注銷,遂形成本案訴訟。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本案爭議焦點為:1.本案是否構成重復訴訟,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2.案涉兩筆債權的本金數額如何認定;3.案涉兩筆債權是否已經超過訴訟時效期間;4.本溪市政府對案涉債權是否應當承擔民事責任;5.本溪市審計局對案涉債權是否應在驗資不實的范圍內承擔責任;6.本鋼集團是否應在出資不實的范圍內承擔民事責任;7.北方煤化工是否是本案的保證人,應否承擔保證責任。


            1.關于本案是否構成重復訴訟,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的問題


            遼寧信達在2007年2月26日以聯化公司善后辦、本鋼集團、本溪市審計局為被告,就案涉兩筆債權請求三被告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遼寧高院在其作出的(2007)遼民三初字第9號民事裁定中認為聯化公司善后辦不是適格被告,遼寧信達要求本鋼集團和本溪市審計局對聯化公司善后辦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裁定駁回了遼寧信達的起訴。對于該次訴訟遼寧高院只進行了程序審理,沒有進行實體裁判。本次訴訟中遼寧信達不再以聯化公司善后辦為被告,而將本溪市政府列為被告,訴訟主體、主張也發生變化,故本案較前案不屬于重復訴訟,本案審理并不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


            2.關于案涉兩筆債權的本金數額如何認定問題


            本案各方當事人對聯化公司于1992年12月20日從彩屯支行借款800萬元,于1996年7月12日承接工程公司對彩屯支行的500萬元借款債務沒有異議,爭議在于聯化公司是否已經償還了800萬元借款中的370萬元,以及500萬元借款是否被預扣利息45.4萬元。本鋼集團主張聯化公司于1992年12月26日以支票轉賬方式向本溪市中國建設銀行平山支行轉款370萬元用于償還彩屯支行800萬元項下借款,但其提供的進賬單上載明付款人為“本溪聯合化工有限公司”,收款人為“本溪化工礦業總廠硝基氯苯工程”,轉賬支票存根上載明收款人為“市建行平山支行”,兩份證據的收款人與800萬元借款的原債權人彩屯支行均不符合,且1993年9月24、27日聯化公司兩次在彩屯支行發出的載明尚未歸還的800萬元調整利率通知書上加蓋公章和負責人名章,彩屯支行在1999年與信達沈陽辦事處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所附《轉讓債權清單》記載轉讓的貸款本金也仍為800萬元,據此本鋼集團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聯化公司已經償還彩屯支行370萬元。本鋼集團主張彩屯支行與工程公司簽訂500萬元借款合同后,發放貸款的同時預先扣除了45.4萬元利息,其提供的1992年12月30日特種轉賬付出憑證顯示,付款人工程公司,收款人彩屯支行投資信貸科,轉賬原因“扣貸款利息準備金”?!督杩詈贤返谌龡l約定的年息為9.08%,按照該利率500萬元的年息正好是45.4萬元。雖然彩屯支行與信達沈陽辦事處在1999年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所附《轉讓債權清單》記載轉讓的貸款本金仍為500萬元,但應收利息為空白,而應收利息通常指借款期間之利息。盡管聯化公司于1993年9月24、27日兩次在彩屯支行發出的載明尚未歸還的500萬元調整利率通知書上加蓋公章和負責人名章,但認定該45.4萬元是從500萬元中扣除的一年利息證據相對更充足。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因此本案500萬元借款合同的貸款本金數額應認定為454.6萬元。


            3.關于案涉兩筆債權是否已經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


            關于案涉800萬元債權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彩屯支行與聯化公司于1992年12月20日簽訂的金額為800萬元《借款合同》,到期日為1999年12月24日。1999年原債權人彩屯支行將債權轉讓給信達沈陽辦事處后,彩屯支行的上級銀行建行本溪分行于1999年12月13日向聯化公司公證送達《債權數額核對單》、《債權轉讓通知》,信達沈陽辦事處亦于2001年7月27日、2003年7月14日、2005年7月4日先后在報紙上發布了債權轉讓及催收公告。2006年10月30日,信達沈陽辦事處將該筆債權轉讓給遼寧信達,并于2007年1月24日在遼寧法制報上發布債權轉讓及催收公告。2007年1月31日,遼寧信達就該筆債權訴至遼寧高院,遼寧高院作出的(2007)遼民三初字第9號民事裁定于2011年5月26日送達完畢,訴訟時效應于次日2011年5月27日起重新起算。2013年3月27日遼寧信達再次提起本案訴訟。據此,案涉債權受讓人先后以公證送達、公告、訴訟等方式積極主張權利,未有怠于主張債權或放棄債權等行為發生,訴訟時效連續中斷,直至遼寧信達提出本次訴訟。本鋼集團根據聯化公司善后辦出具的記載日期為2003年7月22日的介紹信,主張信達沈陽辦事處于上述時間已經知道聯化公司注銷,而未向新的責任主體主張權利,至2007年遼寧信達提起訴訟時已過訴訟時效期間。首先,本鋼集團不能證明聯化公司善后辦的通知是否實際送達以及何時送達至信達沈陽辦事處;其次,其內容表明聯化公司在解散清算注銷時并未與信達沈陽辦事處進行債權核實,不能認定信達沈陽辦事處認可債權已經消滅;再次,本鋼集團不能證明信達沈陽辦事處或遼寧信達在其提起訴訟前知道或應當知道本鋼集團對聯化公司的出資不到位或還有其他負有承擔責任的民事主體這一事實,故信達沈陽辦事處即使于介紹信載明的時間知道聯化公司已經注銷,但仍向原債務人主張權利也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其轉讓債權的行為效力不應受到影響,公告行為亦起到催收債權的效果,不影響該筆800萬元訴訟時效中斷的法律效果。


            關于案涉500萬元債權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1996年7月12日,彩屯支行與聯化公司簽訂《貸款補充協議》,約定原由工程公司負擔的500萬元債務由聯化公司承擔。該筆借款已于1994年12月20日到期,但經雙方協商同意,原借款合同繼續有效,故該500萬元借款的訴訟時效期間應于1996年7月12日起重新起算,至1998年7月11日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在此期間內,雖然遼寧信達舉出本溪中院本法(1996)本經初字第576號民事裁定,以證明原債權人彩屯支行于1996年期間以聯化公司、本溪化肥廠為被告向本溪中院提起訴訟,500萬元借款的訴訟時效應于訴訟時中斷,并自裁定書作出之日重新起算,但該裁定書的具體內容為彩屯支行在本溪中院通知期限內未交納訴訟費用,按自動撤訴處理,該裁定書沒有反映案件的審理經過,遼寧信達也沒有舉出該案起訴、送達、審理等具體情況的證據,如果不能證明彩屯支行的訴請已真實有效地送達至聯化公司而起到案外催收之效果,則不認為能夠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效果,故遼寧信達以此裁定書證明訴訟時效產生中斷的依據尚不確鑿。


            4.關于本溪市政府對案涉債權應否承擔民事責任的問題


            本溪市政府與案涉債權本無任何法律關系,遼寧信達起訴本溪市政府的理由是其主導了聯化公司注銷的善后工作,且接收了聯化公司的土地資產,本鋼集團亦認為本溪市政府首先應當在接收資產的范圍內承擔民事責任。在遼寧信達、本鋼集團舉出的《關于利用原本溪“聯化”閑置土地加快東風湖工業加工區項目建設的報告》(本工籌發[2006]18號)之前的聯化公司批準成立文件、工商檔案資料、聯化公司清算組委托德信事務所作出的本德信會計內審字第[2001]第131號清算審計報告及后附的95年資產負債表、各項投資明細表以及聯化公司注銷后的文件等任何材料上,均沒有任何聯化公司用地情況的記載。結合上述報告可以認為,原聯化公司所使用的168畝土地的性質應為劃撥用地。本鋼集團或遼寧信達未能舉證證明聯化公司在成立時是通過支付相應的土地出讓金而取得的該168畝土地使用權,因此不能認定該168畝土地使用權為聯化公司固定資產。聯化公司注銷后,本溪市政府有權且有職責對該土地進行合理的開發、使用及處置。遼寧信達、本鋼集團提出的本溪市政府接收了聯化公司168畝土地就是接收了聯化公司資產并因此應承擔債權清償責任的主張不能成立。


            此外,遼寧信達在其與信達沈陽辦事處于2006年10月30日簽訂的《債權轉讓合同》中承諾:“如果標的債權中存在能夠追究中國各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任何法律責任的權利,遼寧信達承諾放棄并承諾在其與后手簽署的協議中要求后手也放棄該等權利,并不以任何方式向中國各級政府及其有關部門追究任何法律責任”。對該類約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規定:“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在不良債權轉讓合同中訂有禁止轉售、禁止向國有銀行、各級人民政府、國家機構等追償、禁止轉讓給特定第三人等要求受讓人放棄部分權利條款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條款有效?!北鞠姓鳛樵摗秱鶛噢D讓合同》所賦予權利的第三人,據此享有不被追訴的權利。故對于遼寧信達違反其在《債權轉讓合同》中的承諾,請求本溪市政府承擔案涉債務的償還責任的主張不予支持。


            5.關于本溪市審計局對案涉債權應否在驗資不實范圍內承擔責任的問題


            首先,對聯化公司的驗資行為由本溪審計師事務所進行,本溪審計師事務所出具《公證表》的行為發生在1992年,應適用1991年8月22日發布的《注冊會計師驗資規則(試行)》,在該規則中,并未規定所驗資的投資要實繳到位。遼寧信達認為本溪審計師事務所虛假驗資,應當承擔相應責任的主張,法律依據不充分。其次,基于本溪市政府享有《債權轉讓合同》中的限制性追償條款而免予追責的同樣理由,本溪市審計局作為政府機關或部門,同樣不應對本案的債權承擔民事責任。


            6.關于本鋼集團是否應在出資不實的范圍內承擔民事責任的問題


            聯化公司雖名為有限責任公司,但其設立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實施之前,性質為企業開辦的企業。但無論是根據《關于組建聯化公司的協議》的約定,還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法人登記管理條例》(1988年6月3日發布)第七條、第十二條的規定,聯化公司在企業法人登記注冊時,出資人都理應履行出資協議并遵守相關的行政法規的規定。本鋼集團抗辯聯化公司成立之時沒有任何法律法規要求必須足額繳納注冊資本,聯化公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施行之后進行的規范化改制過程中,根據相關規定本鋼焦化廠也不需要補足聯化公司成立時的注冊資本的主張不符合當時行政法規規定的基本原則,也是對《國務院關于原有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進行規范的通知》(國發[1995]17號)的錯誤理解,故不予采納。


            就案涉債權而言,聯化公司注銷時,無證據表明原債權人信達沈陽辦事處參與了債權處置過程,對債權人構成了侵害,應由開辦單位本鋼焦化廠和礦業總廠承擔出資不實的賠償責任。由于本鋼焦化廠是本鋼集團的分支機構,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故本鋼焦化廠出資不實的民事責任應由其法人本鋼集團承擔。另外,本鋼焦化廠在投資成立聯化公司時,其注冊資本金由本鋼集團擔保,在本鋼焦化廠沒有出資的情況下,本鋼集團也應當對此承擔相應的責任。


            聯化公司于1996年4月30日重新驗資并于5月2日變更登記注冊,將注冊資本調整為7200萬元。該行為發生于彩屯支行轉讓案涉債權之前、800萬元《借款合同》履行期間,依據現有證據,原債權人彩屯支行沒有依據《借款合同》第六條“乙方有權檢查貸款使用情況,了解甲方的經營管理,計劃執行、財務活動、物資庫存等情況。甲方保證按季提供有關統計、會計、財物等方面的報表和資料”的約定,對此提出異議或采取訴訟措施。債權受讓人信達沈陽辦事處及其后手所享有的權利不應優于原債權人所享有的權利,因此本鋼集團應在聯化公司注冊資本變更后應出資的3600萬元范圍內承擔責任。因出資不實而承擔的民事責任不能重復承擔,鑒于本鋼焦化廠在本溪中院作出的(1998)本民初字第71號案中已經承擔了494426元的責任,因此本鋼集團應在出資額3600萬元扣除494426元即35505574元的范圍內對本案未過訴訟時效的800萬元債權本息承擔賠償責任。


            關于本鋼集團抗辯認為聯化公司屬于全民所有制企業,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法》,企業財產的所有權歸全民所有,由政府部門行使企業財產所有者的職責。在聯化公司成立之時,本鋼焦化廠對聯化公司不享有任何所謂的“所有權”或“股權”,因此本鋼焦化廠不應對聯化公司的債務承擔任何責任一節,根據《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聯化公司屬于全民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聯營性質的公司各方當事人沒有異議?!蛾P于組建聯化公司的協議》第四.4,公司章程第三十六條均約(規)定,聯化公司投產后的經濟盈虧,由雙方各按50%予以分成或承擔。公司章程第十四條規定,公司實行董事會領導下的經理負責制,董事會為公司最高權力機構。據此,本鋼集團該抗辯主張與本案事實不符,不予采納。


            關于本鋼集團抗辯認為遼寧信達主張本鋼焦化廠存在違規注銷而應承擔民事責任,必須同時證明本鋼焦化廠存在違規注銷行為、清算注銷過程中債權人遭受了損失、違規注銷行為與其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然而并沒有證據證明上述侵權要件一節,與遼寧信達主張權利的事實和理由不具有針對性,且就案涉債權依據本案現有證據而言,本鋼集團并沒有舉出聯化公司注銷前對案涉債權履行了通知債權人義務、存在債權人認可的處置方案的確切證據,故本鋼集團的該抗辯理由不予采納。


            關于本鋼集團抗辯認為本案已有確切證據證明在聯化公司清算結束時其名下擁有土地使用權等資產,在聯化公司注銷后,如果聯化公司的負債仍然應由相應主體承擔,則首先應由獲得聯化公司資產的主體承擔。既然遼寧信達豁免了接受聯化公司資產的本溪市政府的責任,那么本鋼集團也應在豁免債務范圍內免責一節,前已述及,原聯化公司使用的168畝土地系劃撥用地,不具有企業資產性質,不能認定為聯化公司的固定資產。聯化公司注銷后,本溪市政府有權亦有職責對該土地進行合理的開發、使用及處置。遼寧信達、本鋼集團提出的本溪市政府接收了聯化公司168畝土地就是接收了聯化公司資產并因此應承擔債務清償責任這一主張不能成立。除此之外,本溪市政府、本鋼集團均非案涉債權的合同義務人,因合同義務人聯化公司已經注銷,案涉債權由合同義務人履行清償責任的條件已不再具備,遼寧信達以本溪市政府在批準劃轉資產內承擔貸款本息償還責任,以本鋼集團在出資不實范圍內承擔償還責任,該承擔責任的性質均應認定為債權不能受償情況下有關侵害其債權實現利益的責任主體的賠償責任,承擔責任的基礎事實不同,并無先后主次之分,故本鋼集團認為遼寧信達豁免了接收聯化公司資產的本溪市政府的責任,本鋼集團應在豁免債務范圍內免責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7.關于北方煤化工是否是本案的保證人,應否承擔保證責任的問題


            案涉兩份《借款合同》的擔保人均為本溪化肥廠。合同第五條約定:借款到期,借款人若不能按期償還,由擔保單位代為償還。合同沒有約定擔保范圍和期限。該擔保行為發生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實施前,依據當時有關擔保問題司法解釋及政策規定,保證合同明確約定保證人承擔代為履行責任的,被保證人拒不履行時,債權人可請求保證人履行。保證人不能代為履行合同,且強制執行被保證人的財產仍不足以清償其債務的,由保證人承擔賠償責任。保證合同中沒有約定保證責任期限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當在被保證人承擔責任的期限內承擔保證責任。保證合同未約定保證責任期限的,主債務的訴訟時效中斷,保證債務的訴訟時效亦中斷。彩屯支行與工程公司于1992年12月28日簽訂的500萬元借款合同,因遼寧信達未能舉出自1996年7月12日至1998年7月11日期間內有效催收的證據,至1999年12月13日建行本溪分行向聯化公司公證送達《債權數額核對單》《債權轉讓通知》時,已經超過保證人本溪化肥廠的保證債務的訴訟時效。彩屯支行與聯化公司于1992年12月20日簽訂的800萬元《借款合同》主債務訴訟時效連續,本溪化肥廠的保證債務訴訟時效也應連續。但遼寧信達沒有舉出本溪化肥廠主體變更的工商檔案資料,僅舉出本溪中院(2009)本民二初字78號民事判決,以此主張本溪化肥廠已更名為北方煤化工,應由北方煤化工承擔兩筆合計為1300萬元借款的擔保責任,而該民事判決未對本溪化肥廠是否變更為北方煤化工這一問題作出認定,該判決中“化肥廠變更為遼寧北方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僅為該案原告單方訴稱,故遼寧信達訴請北方煤化工承擔原保證人本溪化肥廠負有的擔保責任無充足的事實和法律依據。


            綜上,遼寧高院依照原《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六條,1993年修改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三十一條、第四十條第二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九條、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判決:一、本鋼集團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在35505574元的范圍內給付遼寧信達本金800萬元及利息(以800萬元為基數,自1992年12月24日起至1993年5月14日止,按月利率7.05‰計算;自1993年5月15日起至1993年7月10日止,按月利率9.375‰計算;自1993年7月11日起至1999年12月24日止,按月利率9.15‰計算;自1999年12月25日起至2006年9月20日止,以月利率9.15‰的水平上加收20%計收逾期利息);二、駁回遼寧信達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301800元,由遼寧信達負擔107001.82元,由本鋼集團負擔194798.18元。


            對于一審查明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的上訴及答辯情況,本案主要爭議焦點為:一是案涉兩筆債權是否已過訴訟時效;二是聯化公司是否已償還部分借款;三是本鋼集團應否對聯化公司出資不實的行為承擔責任,以及如果需要承擔,責任范圍如何確定。


            一、關于案涉兩筆債權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問題


            關于案涉800萬元債權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問題。遼寧信達對聯化公司享有的該筆800萬元債權,系從信達沈陽辦事處經債權轉讓所取得,信達沈陽辦事處亦系從彩屯支行處受讓該債權。信達沈陽辦事處在受讓債權后,通過多次公告等方式向聯化公司進行了催收,導致案涉債權的訴訟時效經連續中斷后仍在繼續計算之中。遼寧信達受讓債權后,也先后通過向聯化公司善后辦以及本案被告起訴的方式主張權利,一審判決認定案涉債權的訴訟時效并未屆滿于法有據。本鋼集團主張該筆債權訴訟時效已經屆滿的主要理由是,聯化公司善后辦已于2003年7月22日向信達沈陽辦事處送達介紹信,信達沈陽辦事處在明知聯化公司已被注銷的情況下,其在2005年7月4日向不再具有民事權利能力的聯化公司主張權利的行為,不產生訴訟時效中斷的法律效果,遼寧信達于2007年再主張權利時,該筆債權已過訴訟時效。但本鋼集團并未舉證證明該介紹信已經依法送達信達沈陽辦事處,信達沈陽辦事處在對聯化公司被注銷這一事實不知情的情況下,仍向聯化公司催收債權并無不當。本鋼集團有關該項債權已過訴訟時效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案涉500萬元債權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問題。1996年7月12日,彩屯支行與聯化公司簽訂的補充協議約定原借款合同繼續有效,故該筆500萬元債權的訴訟時效自次日開始起算,至1998年7月12日屆滿。盡管原債權人彩屯支行曾于1996年以聯化公司、本溪化肥廠為被告提起過訴訟,但遼寧信達未舉證證明該訴訟與本案500萬元債權之間存在關聯,且該訴訟后因彩屯支行未在規定期限內交納訴訟費而按撤訴處理,在遼寧信達不能提交新的證據證明已針對該筆債權另行主張權利的情況下,一審判決認定該筆債權已過訴訟時效并無不當。


            二、關于聯化公司是否已償還部分欠款問題


            本鋼集團主張,即使案涉800萬元債權未過訴訟時效,聯化公司也已償還借款370萬元,該筆款項應予扣減。但本鋼集團提供的370萬元轉賬的進賬單載明的收款人為“本溪化工礦業總廠硝基氯苯工程”,轉賬支票存根上載明的收款人為“市建行平山支行”,收款人均非彩屯支行。另一方面,如果確實已經償還了部分款項,在債權人主張權利時,聯化公司理應提出異議。但當彩屯支行兩次向聯化公司發出的調整利率通知書上均明確尚未歸還的借款本金為800萬元時,聯化公司不僅沒有提出異議,反而予以確認。當彩屯支行將該案涉債權轉讓給信達沈陽辦事處,并在《債權轉讓協議》所附的《轉讓債權清單》記載轉讓的貸款本金為800萬元時,本鋼集團仍未提出異議。綜合考慮前述情形,對于本鋼集團有關已經償還370萬元借款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三、關于本鋼集團應否對聯化公司的出資不實行為承擔責任以及如何確定責任范圍問題


            聯化公司成立以及案涉借款發生的時間均為1992年,此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并未頒布實施,法律關于債權轉讓的性質和效力問題并未作出明確規定;聯化公司成立時企業的性質為全民所有制與全民所有制聯營企業,《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尚未頒布實施,當時有效的法律并未就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應否對債權人承擔責任等問題作出明確規定。1996年聯化公司進行規范化改制,將企業的性質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根據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應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本案中,聯化公司的注冊資本為7200萬元,本鋼焦化廠的出資比例為50%,故一審法院判令本鋼集團在3600萬元的范圍內對聯化公司的債務承擔民事責任,并無不當。鑒于在本溪中院(1998)本民初字第71號案中,生效裁判已經判令本鋼焦化廠對聯化公司所欠債務按照投資人之間約定的投資比例承擔出資不實的責任,且本鋼焦化廠已實際承擔了494426元的清償責任,遼寧信達認可該事實并同意在本鋼集團應承擔的3600萬元范圍內扣除前述數額,本院予以準許。關于遼寧信達提出本鋼集團應當以聯化公司1992年設立時的1億元注冊資金為準在5000萬元的范圍內承擔責任,因遼寧信達并未提供證據證明聯化公司在改制的過程中存在違法行為,對其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遼寧信達、本鋼集團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301800元,由遼寧信達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負擔107001.82元,本溪(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負擔194798.18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周其濛

            審   判   員  麻錦亮

            審   判   員  季偉明

            二〇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法 官 助 理  楊澤宇

            書   記   員  紀微微

            【免責聲明】:

                 本公眾號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

            【版權聲明】:

                 本圖文轉載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于商業用途,如有異議,請聯系。


            更多專業法律咨詢,掃描識別二維碼或者請撥打電話:13570102398或17316283869


            凤凰彩票